Cruz

我爱你,仅此而已。

© Cruz | Powered by LOFTER

將錯(法加)

惊不惊喜?意不意外?喜不喜欢?

我也是个能开(假的)法加车的人了!


☇内含半强迫性性/交注意

☇前虐后甜(我知道我的虐对你们来说都算不甜的糖x

☇人生第一次(假的)法加车,替我家小马修心疼三秒再看x

☇整篇的OOC都我的


他手裡拿着一封被小心翼翼拆封开来的信,带着淡淡古龙水味的信纸上那句简短的句子仅写着地点与时间,徒留一大片的空白。马修收拢了因为紧张而泛白的指尖,他舔了舔乾燥的唇,即便信上并没有署名,但从那个他早已看过无数次的笔迹与深植脑海中的古龙水味都让他确信这封信上未被落下的名讳是谁的。


信件是被放在他桌上的。


放学后的校园内只剩下还在忙碌于各社团练...

我对任何人从来都没有恶意。

我只不过是比较怕生而且慢熟罢了。

最近忙着工作室没什么时间感谢大家的喜欢,来做个小小活动好了

这个捕梦网是手工制作的,虽然没专业的好看,但有我的爱在里面x

10/31前想要的留个言,我抽出两个寄过去给你❤️

無題(青夜)

写出狗崽前先写出青夜。

其实我喜欢的受有点类似,就是那个超有男人味、超帅气但偏偏是受,最好还有点死蠢死蠢,那我就更爱了(x

例如基尔跟夜叉就是这样XD


因为很喜欢所以随手写了点,就不定题目了。

文内除青夜之外,微微带过狗崽,一句话酒茨,鬼使兄弟无差

以下:


夜叉有个特别喜爱的邻居弟弟,叫青坊主,长的柔柔弱弱的又乖巧听话,十分得夜叉的心。


青坊主年纪比夜叉小了三岁,又是年尾出生,还有一点婴儿肥的脸颊肉呼呼的,看上去可爱极了。那双金黄的眼眸却沉稳而内敛,相较起夜叉莽莽撞撞的个性,青坊主还比较像是哥哥。两个人的小学正好同校,青坊主刚上一年级时夜叉在五年级的班级已经混的风...

换换爱(米英、露普)

标题名称与内文无关,打爽的x

对于写不出亲子分的自己感到无奈,对于点了亲子分文的氵戋兮感到抱歉

这阵子写文都很随意,想到什么就写什么,还特别喜欢没头没尾x


以下:


亚瑟看着眼前的男人动作优雅的操作着手中的刀叉,奶油色的髮打理得整齐却不显死板。男人的眼睛是漂亮的紫罗兰色,带着神秘不可侵犯的色彩格外深邃动人,一不小心就会陷入对方的眼神裡。他身穿一身剪裁合宜的西装,领口处没有繫上领带,些微敞开的衣领漫不经心的模样令不少女性频频回眸。嘴角的笑容浅而淡,微微拉扯出的一道弧度使得他看上去较易亲近,但天生的气场却使他即便长得一张俊帅外表,却依然没什么人敢与他有过多的交集。...

君命 - 楔子(米英)

扑克大陆上的四国有着一个众所皆知却从未发生过的流传。


King与Queen以及Jack皆是由大钟所选出,并且几乎都是一位Alpha、一位Omega、一位Beta担任。也不晓得是刻意仰或无意,大钟的选择似乎是顺应着大陆上日渐重视的性别平等的关係。


方块国与红心国就是个典型的例子。King是Alpha,Queen是Omega,而Jack则是Beta

。两国的平和稳定简直是反映了性别对于职位的重要。


然而反面例子则是黑桃国与梅花国。


梅花国的King是个气场强大的Alpha,这点是无庸置疑的,但他的Queen与Jack却是Beta。生育率本已是扑克大陆上最低的一个国家,国内...

F_uck这都月底了啊

八月没写出文来⋯⋯点文写了删删了又写,结果删了一堆到现在还没破五千字,这下真不知道该写到何年何月了⋯⋯

发觉最近亲子分越写越苦手,怎么样都写不出个什么东西来

基于一个月还是要有一篇文出来的约定,晚点放篇文,是个长篇,就只放开头,具体正文肯定要等明年了x

第三张怎么莫名熟悉呢x

豆包今天造作了吗:

_(:_」∠)_ 太形象贴切!!!给喜欢的各位太太!!

安得朝阳鸣凤来°:

最喜欢倒数第二张(ˉ﹃ˉ)

初颜:

袁滚滚:

做了一个完整版,在此致敬所有为爱发电的文手们

你们都是小天使!!!!

当然我也是( ੭ ˙ᗜ˙ )੭

(转载抱图随意)


練筆(米英)

最近都写不出文…不管是点文赠文还是之前的长篇,甚至连短篇的脑洞我都写不出来……

人生低潮期x好绝望喔QAQ


看到蛋挞太太说想看撒娇米,心裡喀噔了声,虽然我写不好

但我想写。


以下:


★KQ设定:若米x英


「阿尔弗雷德。」亚瑟站在床边居高临下的看着成大字形躺在床上的阿尔弗雷德,翠绿的眼眸内有着无奈,却更像是对待孩子的宠溺情绪。他坐在床边,繁複的皇后服饰因为这个动作而产生了几道皱褶,亚瑟伸出手轻轻戳了戳那个明明已经清醒却不愿起床的孩子:「快起来了,今天是你的登基典礼呢。」


阿尔弗雷德身子微微动了下,但基本没有起身的意愿。他侧过脸,看着已经打理好的亚瑟,沙金...

1 / 14